叙大马士革市中心发生汽车炸弹爆炸事件致1人死

中新网2月18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叙利亚媒体消息,大马士革市警方称,该市中心发生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

报道称:“大马士革Bab Musalla地区的汽车炸弹爆炸造成1名平民死亡,2人受伤。”

Quake说,研究血液样本是用一种公平的方式,这导致了新的结果的出现以及对人体微生物多样性的一种新的评估。

该研究的灵感来自Quake实验室的一次不寻常的观察,他们在找寻非入侵方式来预测病人免疫系统的反应,比如在进行器官移植时,免疫系统是否可以识别出新器官是外来的移植器官从而攻击它,这个反应也称为排斥反应。一般来说,这需要进行组织活检——意味着巨大的针头要刺进某人身体的一侧,而且某人还需一下午时间留院观察——来发现是否有排斥反应。

一项关于人体血液中所存在的DNA碎片的研究表明:我们体内的微生物多样性比之前所知的要多得多。斯坦福大学研究者在8月22日的《美国科学院学报》上发布了这一研究结果,称这些海量的微生物此前从来没被发现过,更别说给它们分类和命名了。

Quake称:“通过这项研究,我们所发现的属于该科的病毒种类增加了一倍”。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了一组全新的细环病毒。在已知的细环病毒中,其中一类可以感染人类,另一类则会感染动物,但是研究人员发现的新细环病毒却不属于上面任何一类。他说:“我们现在发现了一类全新的感染人类病毒,它们更接近于感染动物的那一类,而不是之前所知的感染人类的那一类,它们在进化范围上非常离散”。

另一方面,研究者经常把注意力集中在少数感兴趣的微生物上,“人们也懒得看看剩下其他的微生物是什么”。 Kowarsky说:“存在着一些有趣、新奇的东西,不过它们却与研究者们愿意在当下进行的实验不相关。”

但仍然存在着一些其他东西——一些更奇怪的东西。团队找到的这些东西都不属于人类的DNA片段,这些东西中的99%和目前研究者发现的基因数据库里的基因都不匹配。

实验室的成员发现了更好的办法。理论上,他们可以通过采集血样观察血液中游离的DNA和血浆中游离的DNA片段来发现排斥反应。血样中除了患者的DNA片段,也包含了器官捐献者的DNA片段,这构成了一个人的微生物菌群,包括细菌、病毒和其他微生物,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的全面视角。

Quake实验室的研究生和论文的第一作者Mark Kowarsky在考虑了这些问题之后,开始着手描述这些神秘的DNA。

今后,实验室希望能研究其他生物体中的微生物。Quake说:“很多的病毒都是通过其他物种传染给人类的,这是一种溢出效应,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找到最终导致人类大流行病的新病毒” ,了解这些病毒有助于医生处理和跟踪疫情。

目前没有任何组织声称对爆炸负责。

Quake说:“从某方面来说,这并不难理解,因为人们看微生物世界的眼光通常带有偏见”,所以狭隘的研究也容易忽视更长远的图景。一方面,研究者只从身体的一部分去深入了解微生物,比如肠道或皮肤。与之相反的是血液样本,研究者可以通过它去深入了解人体的各个部分。

这些早期的研究结果表明,人们缺乏抵抗力的免疫系统对微生物菌群有明显的反应,并且人们对器官捐献者DNA的阳性测试,也是排斥反应存在的很好证明。

这些微生物中的“绝大多数”属于变形菌门,该门包括了很多其他菌种,比如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这样的病原体。早前在细环病毒科中未被识别出的病毒,现在则构成了最大的病毒群,它们一般和疾病关联不大,却经常在免疫力低下的患者身上发现。

“我们发现了非常多新的微生物”,生物工程和应用医学的教授,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Bio-X 研究中心的成员和论文的通讯作者的Stephen Quake说道:“我们发现这些微生物和我们之前见过的有很大的关联,它们大不相同,而且非常新奇。”

Quake说道:“它的作用是给传染病医生提供了一系列的窃听器,来进行跟踪,并发现它们是否与疾病有关,而这又是人们要做的另一项工作了”。

一项关于人体血液中所存在的DNA碎片的研究表明:我们体内的微生物多样性比之前所知的要多得多。事实上,这些DNA中的99%之前从没被发现过.

在过去的一些研究中,Quake的实验室在2013年发布了Iwijn De Vlaminck博士后的第一篇研究。其中的156份样本分别来自心脏、肺、骨髓移植的接收者,以及32名孕妇。(怀孕也能改变免疫系统,就像移植患者服用的免疫抑制剂一样,尽管它更为复杂也更难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