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我军宗旨不负人民重托

履行我军宗旨 不负人民重托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1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军队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牢记宗旨,勇挑重担,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贡献。人民军队坚决贯彻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力争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为祖国和人民再立新功。

49岁的余长昇高血糖、高血压,长期服药。千里之外的杨老太太对已不再年轻的儿子的身体,充满忧虑,“其它的倒不担心,就是担心儿子的身体,毕竟年龄摆在这里。”

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的科研专家深入疫区一线优化流程,加快检测速度,快速筛查疑似病例;同时,结合临床诊治,竭尽全力推动疫苗和抗体研制,早日阻断疫情进一步扩散。

图为身穿防护服的余长昇。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 摄

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副院长张永海说,当得知要组建医疗队支援湖北,余长昇在该院率先报名,“他没有豪言壮语,就说这是自己的职业而已。”

平时在单位,余长昇和陈芳通电话,两口子说得都是单位上的事,但在家里,还是绕不开医院的事情。

中新网记者从青海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获悉,目前,青海省赴湖北医疗队在武汉市新洲区人民医院和新洲区中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工作,青海省赴湖北护理队在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开展护理工作。

余长昇参加过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的抗震救灾。那时,还在读小学的女儿余韵婧,写了篇作文《我的爸爸》,“我以爸爸为骄傲……爸爸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他们敢于挺身而出,是好党员,是医院千名职工的骄傲。”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院长徐国治说。

图为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院方看望余长昇家属。张添福 摄

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每天要在重症感染区工作十多个小时,不少人脸上被口罩压出了血印。

但杨老太太和儿媳则抱怨余长昇,在家话少,不爱运动,“可能因为工作原因,他每天要走上万步,跟病患和家属交流得多,在家里,不爱说话、不爱动。”

2月24日,花桥镇纪委到项坝村督查,发现郭小红未到岗,第一时间通知郭小红到村履责。2月26日,武穴市纪委督查组到项坝村督查,发现郭小红仍不在岗。

杨老太太对儿子赞不绝口,可是,每逢地震、疫情,主动请缨的儿子令自己无比揪心。

习主席在重要指示中强调,目前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军支援地方医疗队要不负党和人民的高度信任,加强组织领导、密切军地协同、坚持科学施治、搞好自身防护,不辱神圣使命。

“学习也好,从来没有操过心……”

日前,中共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青海省人民政府省长刘宁给青海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写慰问信,“每天我们都能从电视上、报纸上看见你们忙碌的身影,由于防护的需要,我们看不到你们可爱的面孔,但能感受到你们的医者仁心,能够感受到你们天使般的大爱。”(完)

就如汶川地震时,抗震救灾的余长昇所乘车辆刚绕过一座山,山体立马滑坡,而这样的危险遭遇,也是家人事后得知。

2月14日早上,陈芳从微信里看见刚出隔离病房的丈夫报平安,便忍不住流泪,“都不敢跟他视频,怕受不了。”

2月28日,武穴市纪委对郭小红予以党纪立案审查。

余长昇是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20天前,作为青海省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到达武汉,同行的,还有该院5名精干的医务人员。

余长昇的妻子陈芳也是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检验科副主任技师。“那天他下班回来,说自己报名参加了医疗队。其实,这我都能猜到。”

陈芳说,“他出发的那天,我心里就说,要好好照顾家里,不让他有后顾之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69岁的杨杏坤,始终牵挂着援助湖北的爱子余长昇。除了电话联系,杨老太太只能通过新闻默默关注疫情防控进展,“他们虽说做好了防护,可家里人咋会不担心呀!”

张永海说,医疗队临行前,院领导去送行,“余长昇镇定自若,心态非常好。”

目前,军队各大单位、军委机关各部门周密部署,全力做好防控工作。从全军紧急调拨的多批疫情防控物资昼夜兼程陆续运抵武汉,多支医疗队也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准备出征。

习主席向全军发出的号令,给全军官兵以极大鼓舞和有力动员。疫情发生后,人民军队坚决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统一指挥下,闻令而出、迅疾行动。我军迅速启动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紧急抽组精兵强将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线,各项救治工作有力有序有效展开。

连日来,广大官兵以不畏艰险、冲锋在前的实际行动展现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大爱情怀。

这里救治的都是重症患者,连日来,中部战区总医院两个发热门诊和五个救治专区的医护人员不怕疲劳,不畏艰险,牢记人民军队根本宗旨,精心治疗每一位患者。

“他踏实、懂事……”

女儿余韵婧初读《三字经》《弟子规》,酷爱历史的爸爸余长昇,则一一讲解其中的历史典故。

好在儿媳陈芳一直陪伴在杨老太太身边,“说实话,我的儿媳妇比亲闺女都亲,有啥心里话,我们都会说。”

“他报平安,对我们就是最大的安慰。”陈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