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与正名”一场战“疫”之下最受伤的动物

(抗击新型肺炎)“污名与正名”:一场战“疫”之下最受伤的动物

中新社北京1月31日电 题:“污名与正名”:一场战“疫”之下最受伤的动物

孙陶然表示,“柳总对我的核心影响有三点:一是靠谱的为人处事风格,二是走正道的经营理念,三是系统的管理思想,让我受益终身。”

一时间真相与谣言交织,理性与不安共存。对待动物的态度折射出对待疫情的态度,无论从政府部门还是社会公众,均有必要在理性应对和过度反应之间准确掌握分寸。

蝙蝠、蛇、水貂——新型冠状病毒宿主?

人与动物——如何避免“最受伤”?

“柳总对我的影响远不止于投资这一件事上,我可以说是联想企业文化坚定的信奉者和践行者,”孙陶然表示,在拉卡拉提出的五行文化,五大核心价值观:求实、进取、创新、协同、分享,其中求实、进取,直接取自联想的核心价值观,五行文化中的经营方法论,更是直接就是柳总提出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五行文化中的管事四步法中的“先问目的”、“及时复盘”,更是与联想文化中的“目的性极强”以及“复盘文化”一脉相承。

1995年,我们与《北京青年报》一起创办了中国第一份大众媒体的电脑周刊,作为电脑周刊的首席编辑人,我开设了一个栏目《与老板对话》,并且采访了柳总,那是我与柳总面对面接触的开始,那次采访,柳总的睿智、和善以及对企业经营管理深刻的理解进一步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和柳总的缘分其实蛮深,我最早接触联想是八十年代末期,当时我正在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读书,每次走过中关村,白石桥路上巨大的联想公司招牌让我印象深刻,当然断断续续也听人说起过联想的很多故事。

与柳总更深入的接触是2004年年底,因为创办拉卡拉,和联想投资(君联资本)洽谈融资,朱立南总安排我和柳总再次见面,柳总说投资就是投人,看好我,并在联想投资的投委会上投下了自己决定性的一票。

因为没有留京指标无法去联想总部,联想的人事部安排我去深圳,因为当时在深圳蛇口联想有一个工业园,告诉我等待通知给我买好票就去深圳报到,那个时候如果我去了,应该是进入朱立南总的麾下。

随后,多家权威媒体也先后发文为猫狗“正名”,指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次的冠状病毒会传染给猫狗,“家里养宠物的人无需过度担心,更不要随便遗弃宠物。”

当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宠物在外接触到疫情和病人,对宠物也需要进行监控。

可喜的是,随着研究的不断推进,基于理性和证据的科学推测不断呈现。从食用蝙蝠的危害到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可能性,充分的公民讨论有望进一步推动社会更加理性看待“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

北京大学工学院教授朱怀球团队发表研究文章,通过基于深度学习算法开发的预测方法,推测出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两个潜在宿主。文章强调,水貂病毒的传染性模式与新型冠状病毒更为接近,“可能为病毒传播的中间宿主”。

暴发在武汉的疫情,被高度怀疑与野生动物食用和交易有关。在以售卖野生动物闻名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被检测出存在大量新型冠状病毒后,对于病毒宿主究竟源于哪种野生动物的猜测一直没有停止。

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发布海报。

1月21日,“蝙蝠”最早进入公众视野。来自中国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的专家发表论文,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演化关系推测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为蝙蝠。文章特别指出,如同导致2002年“非典”的SARS冠状病毒一样,新型冠状病毒在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

面对尚未遏制的疫情,盲目恐慌导致“过度反应”的现象时有发生。近期在社交网络上,持续有爆料称:有地方部门带头组织捕杀流浪猫狗,有城市公园集中处理园内野鸭,有人从高楼摔死自家宠物,甚至“将巴西龟和金鱼统统倒掉”……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追星的人,所以,每次被记者问你的偶像是谁总是有些许尴尬,因为确实从小到大没有偶像。当然,确实有一些人是我非常非常尊重的,也有一些人是我非常非常认可的,但我既非常尊重又非常认可并且愿意引以为榜样效法的人确实非常非常少,柳总是其中第一位,也几乎是唯一的一位。

1月29日,一场采访引发全国“宠物主人”的关注。

对猫狗的“污名”让世界卫生组织也“看不下去了”。29日19时,世界卫生组织在社交媒体账号回应称,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狗猫等宠物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特别指出,“然而,与宠物接触后,用肥皂和水洗手可以显著减少其他常见细菌在宠物和人类之间的传播,例如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

我是柳总管理理念的信徒

1993年,我参与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几乎第一个客户就是联想的微机事业部,记得当时正逢联想电脑的第十万台下线,我们帮联想策划了一个活动,把第十万台电脑送给陈景润先生,还召开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这次合作,也是我和元庆相识的开始。

疫情来袭,对于“动物”的处理方式成为观察中国社会的一扇重要窗口。

那个时候,我所在的部门有一位曾经在联想工作过的同事,茶余饭后经常给我们讲关于联想、关于柳总的故事,我记忆非常深的包括柳总是如何发现杨元庆并且支持和培养元庆成长的,以及柳总如何重视企划办和公关部,以及柳总的很多观点:例如办企业就是办人,企业有三个圈子,员工圈、股东圈和朋友圈,不能搞混,能干会说真把式、只说不练假把式、只练不说傻把式等等一系列朗朗上口的管理思想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目前,关于病毒宿主的猜测仍未停止,相关结论均有待进一步验证。随着最新科学推测不断呈现,人们终将彻底弄清此次疫情暴发的真正源头。鉴于疫情给人类造成的灾难,无论最终证实元凶是谁,它受的这点“伤”都不无辜。

大学毕业那年联想到北大招人,为总裁室选秘书,从北大选了两个人,一位是政治学系的女生,另外就是读经济管理的我,遗憾的是,毕业时由于北大的某位领导不喜欢我留京,告诉系里不给我留京指标,所以我无缘进入联想。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个时候我加入,大概跟宁旻先生同时,比杨元庆和朱立南先生略晚。

以下为孙陶然文章全文:

1月24日,在对病毒宿主的激烈讨论中,“水貂”被“拎”了出来。

但是阴差阳错,深圳联想我也没去成,1991年7月,我正式开始工作,进入了一家民政部下属的集体企业,在公关部担任常务副主任,开始管理团队,可那时的我对企业的经营管理一无所知,于是我找到了当时和我一起分配到联想总裁室的那位女同学,她当时正在联想管理部,联想管理部正在起草《联想管理大纲》,我请她帮我复印了一本,这一本《联想管理大纲》成为了我学习企业经营管理的启蒙和几乎唯一教材,上面被我用各种颜色的笔标注的密密麻麻,一如准备考试时的教材,可以讲接口、流程等等这些企业运作的基本概念,正是从这一本《联想集团管理大纲》上我学到的。

然而,仔细查看李兰娟在接受采访时的表述可以发现,她对于宠物是否会传染疫情一直抱有适度谨慎,并未给出明确回答。她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是在哺乳动物之间传播,所以对哺乳动物需要加以防备。“主人要对宠物加强管理,如果宠物在外面接触到疫情,接触到病人,那宠物也需要监控起来。”

猫与狗——宠物是否会传染?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很清楚了,在联想控股,尤其是柳总、朱总的大力支持下,拉卡拉一步一步发展成为今天这样一个综合性的金融科技集团,可以讲,没有联想的投资就没有今天的拉卡拉,没有柳总的赏识和支持也就没有今天的孙陶然。

保利尼奥出生于1994年7月10日,身高168cm,是⼀名巴西籍中场球员,可以胜任中前场多个位置。他出道于巴西巴伊亚足球俱乐部,2016年7月加盟葡超波尔蒂芒人开启了职业生涯高光时刻,至今一共为波尔蒂芒人出场93场打进19球并送出15次助攻。17/18赛季他曾被球队租借至波尔图并随队获得了一座联赛冠军奖杯。

柳总对我的影响远不止于投资这一件事上,我可以说是联想企业文化坚定的信奉者和践行者,我在拉卡拉提出的五行文化,五大核心价值观:求实、进取、创新、协同、分享,其中求实、进取,直接取自联想的核心价值观,五行文化中的经营方法论,更是直接就是柳总提出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五行文化中的管事四步法中的“先问目的”、“及时复盘”,更是与联想文化中的“目的性极强”以及“复盘文化”一脉相承。

近日,多位医学界、法律界专家在通过九三学社上报给全国政协的紧急建议中呼吁,尽快修改完善立法,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接连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自1月26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某种程度上,我自认为是柳总管理思想的信徒,是联想文化的自觉传承者,当然获得联想投资后,我有了更多机会与柳总在日常生活中接触,柳总的言行对我进一步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保持准时、说到做到等严谨的态度慢慢也成为我的标签,可以讲,我的每一个进步都有深深的以柳总为榜样的影子,在此柳总荣退之际,饮水思源,自我复盘柳总对我的核心影响有三点:一是靠谱的为人处事风格,二是走正道的经营理念,三是系统的管理思想,让我受益终身。在未来的日子里,祝愿联想在宁旻兄、李蓬总的领导下,坚持联想文化,越来越好。

保利尼奥脚下技术娴熟,脚法出众,经常在比赛中上演远射破门和直接任意球得分的好戏。他启动速度和脚下频率快,带球过人能力强,传球极具想象力和穿透力,可以胜任前腰和左右两边翼等多个位置。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一些“动物”频频“上榜”,成为社会公众讨论的“主角”。

从那以后,先是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后是联想控股成了拉卡拉坚定、持续的投资人,并且在拉卡拉还很弱小和亏损之时,就破格让拉卡拉使用“联想控股成员企业”这一称号,在拉卡拉资金最为困难之时,柳总和朱总又特批向拉卡拉提供借款,据我所知,这是联想控股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向另一个企业提供借款支持的案例之一……

这无疑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如若面对“谣言四起”不自知,面对“野味饕餮”不自制,动物可能承受一时之“污名”,人类则需要更长时间来为自己“正名”。那时,一场战“疫”之下“最受伤”的动物,或许答案正是人类自己。(完)

今天联想控股官宣柳总功成身退,这是中国企业界的一件大事,在我的人生中也是一件大事。于国而言,柳总从中国科学院下海创业四十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历史,也是一部中国民营企业兴起和成长的历史。于我而言,我与柳总的渊源从一九九一年起至今已近三十年。

采访柳总之后,又在各种场合遇到过几次,慢慢熟悉起来,甚至1999年我宣布离开自己参与创办的商务通时,联想还邀请我加盟,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又失之交臂。

后来在2004年,我创办拉卡拉找联想投资(现在的君联资本)融资时,我把这一本珍藏十几年了的已经翻过无数遍标注得密密麻麻的《联想管理大纲》送给了柳总。

官宣公告介绍,2019年河北华夏幸福一线队在葡萄牙的冬训期间,俱乐部和教练团队现场观看了波尔蒂芒人的葡超比赛,对保利尼奥的表现和能力印象深刻。后经技术分析和球探的综合评估后,于2019年夏天决定与波尔蒂芒人签署保利尼奥的转会意向协议。(完)

此言一出激起千重浪,“宠物是否会传染新型冠状病毒”迅速成为热门话题。不少媒体在引述李兰娟的话时,直接将其曲解为“宠物尤其猫狗,是会传染疫情”,进而引发公众的不安。

次日,北京大学等高校在《医学病毒学杂志》发表研究指出,蛇最有可能是导致该病毒感染暴发的野生动物库。不过,此项结论一经发表即引发争议。有病毒学家公开质疑称,除了哺乳动物和鸟类以外,不存在一致的证据证明其他宿主中存在beta冠状病毒。

“蝙蝠、水貂、蛇、猫、狗……”

从“病毒宿主猜测”到“宠物是否会传染病毒”,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社会公众,都试图从不同角度梳理出有关动物的“罪与罚”。其中,有权威声音,有盲目恐慌,有被冤枉的“宠物”,有被坐实的“凶手”。“污名与正名”,一场战“疫”之下,不少动物莫名“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