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湖北以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31例确诊病例存量加速消化

人民网北京2月22日电(许晓华)2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保障生活必需品市场供应和流通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在通报疫情情况时表示,除湖北以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31例,从数据可以看出,武汉、湖北其他地市、全国其他省份现有确诊病例数,均呈现下降趋势。

2月21日0时—24时,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97例,新增死亡病例109例,其中湖北106例,河北、上海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1例;新增疑似病例1361例。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393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6441人,重症病例减少156例。

为弥补在病区穿着防护服与患者面对面沟通受限的不足,蔡毅还组建了5个患者微信群,通过线上分组管理,实时掌握病人情况,进一步加强医、护、患三方交流。“晚上有睡不着的患者,我就陪聊,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

曾几何时,我们医生白大褂不带钱,那时候微信付款还不大流行,就直接去他的小卖部,拿水喝,拿饼干吃,以后给钱!以后到多久有时候都忘了,突然路过,问:“老板,我差你多少钱呀?”他从来都是憨厚的一笑,记得清楚就说个数,记不清楚,就跟我们商量个数。

——摘编自2月11日微信朋友圈

——摘编自1月23日微信朋友圈

尽管任务繁重,但查房后,心情格外开朗,两个重病人已经准备脱氧了,在病房里面遛弯。

“同舟共济、守望相助、中国力量、中国精神,是这次抗击疫情的闪光点!”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蔡毅又有新感触。

1月24日,上海、广东和军队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抵达,拉开了全国医护力量支援武汉的大幕。

谢谢跟随我的小伙伴们,一声令下,直接入住酒店,主动与家人隔离,投入战斗,一起经历风风雨雨!

开车去药房,去医院的路上,阳光普照,发现药店门口排队的人少了。各个医院发热门诊的同学们都告诉我,工作量小多了,网上看到的各种求救帖也少了。

正在看片子的樊艳青 长江日报记者柯美学 摄

让蔡毅备受鼓舞的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习近平总书记专门来到武汉考察疫情防控工作。

长江日报记者柯美学 通讯员李洁

2月11日,蔡毅发在朋友圈里的文章《林君走了》引起网友共鸣,争相转发。

不需要太多言语,动员令一下,没有躲的,只有嗷嗷叫就上的。

樊艳青说,从CT片来看,区分这两种肺炎,主要看肺部的感染累及肺部间质还是肺部实质。如果实质性感染,那是细菌性肺炎,也就是我们说的普通肺炎;如果是间质性感染,那就是病毒性肺炎。

从数据可以看出,武汉、湖北其他地市、全国其他省份现有确诊病例数,均呈现下降趋势。其中,武汉从2月18日的峰值38020例持续下降至2月21日的36680例;湖北其他地市从2月14日的峰值13886例持续下降至2月21日的10967例;全国其他省份从2月11日的峰值9141例持续下降至2月21日的5637例。以上变化说明随着全国防控措施和救治力量的不断加强,特别是随着湖北内挖潜力以及全国对口医疗力量持续驰援,医疗救治工作取得积极进展,确诊病例存量正在加速消化。

根据最新版的诊疗方案,CT结果纳入湖北临床诊断标准。而在此之前,该院专家已经将CT报告作为病情评估的第一道关口。

既要细致化管理患者,又要尽可能降低医务人员感染风险,蔡毅想了不少办法。“强化分工合作,尽量将工作多安排在清洁区进行,减少暴露时间。”蔡毅说,查房前,他先在清洁区与同事一起讨论患者前一天的病情;进入病区查房,他全程开手机免提,口述患者病情变化;清洁区同事负责记录,并汇报患者昨天各种查血结果及目前医嘱;他再根据现场实际情况口头调整医嘱。“查房一趟,一个半小时以内高效完成。”

恢复良好的,好转将出院的,给新来的病友做思想工作,以自己为例子,比我们说强多了!病房阴霾一扫,阳光普照。

有一群逆行者,让蔡毅心生感动:他接待的外地援助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疗队,分散住在武汉各地的17个酒店。他们每天上班都要跨越大半个武汉,却无怨无悔,斗志昂扬。

我们发热二区今天又出院了两位患者。到今天,累计有10位患友达到出院标准,病房患者眨眼间已经换了一半。

——摘编自2月9日微信朋友圈

“同舟共济、守望相助、中国力量、中国精神,是这次抗击疫情的闪光点”

关于滞留武汉的外地人的救助情况,1月29日民政部曾对地方做了部署,要求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有关社会救助工作。民政部通知发出之后,地方快速落实。1月31日,武汉市民政局根据民政部部署,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有关社会救助工作的具体措施,明确对非本市户籍因探亲、旅游、务工等原因感染新冠肺炎导致生活出现严重困难的流动人口,按照当地低保标准,也就是武汉市低保标准的4到6倍直接给予临时救助。2月22日,武汉市民政局又进一步出台了《关于开展滞留在汉外地旅客临时生活救助的通知》,对生活困难的一次性给3000块的补助,当时是按照一天300元,先按10天来计算。2月27日,武汉市防指又出台了《疫情防控期间滞留在汉的外地人员服务保障工作实施方案》,提出了对外地滞留在武汉人员的一系列帮扶救助方案。

但同事们的坚守,让蔡毅非常感动。他和同事们每天想的,就是竭尽所能救治病人。

金银潭医院有600多名职工。樊艳青带着团队加班加点,为一线医生护士安排错峰拍片子。

除湖北以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31例,新增疑似病例236例,新增死亡病例3例,重症病例减少51例。湖北以外省份新增确诊病例数均在10例以下或无新增确诊病例。

“我们都是小人物,大疫面前,更能看到他们的坚强努力,坚定前行。”蔡毅说。

她对放射科主管技师邓雄波说,CT机对这种病毒感染很敏感,可以做到早发现。病毒隐藏很深,每一名队员必须细心甄别,“不愿看到同事们在一线受到感染,我们都很警惕。”

很多这样的小人物,在我们身边,不那么起眼,突然没了,我们才发现,他在我们生命中,是那么重要。

那几日,武汉市各大医院纷纷发出动员令,大批医护人员挺身而出,进驻本院发热病区,或者组成小分队支援定点医院。

——摘编自2月9日微信朋友圈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肺部主要表现为外带分布、多叶段、磨玻璃间质性改变,肺部感染变化很快,两三天就出现非常大的影像变化。我们甄别出来后,将这些变化捕捉住,写进不同疗程的报告里,为病房医生提供诊断参考依据。”

——摘编自2月11日微信朋友圈

守好第一关,甄别出细微的病变

从CT机房里走出来,樊艳青脱掉手套去洗手。淋水、取洗手液、搓手心手背、再淋水、擦干,每一个动作规范而熟练。她用湿纸巾擦去额头渗出的汗,又擦了擦眼角,这才安心坐了下来,与长江日报记者面对面。

有一件求助,让蔡毅热泪盈眶:一位同事请他帮忙在网上求购电子支气管镜专用的锂电池,他发帖后一个小时便买到了电池;之后一天,有88位热心人士从全国各地打来电话表示要施以援手,一些市民甚至把自己相机里的电池抠出来送到医院。

“我也支持将CT结果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断的标准。”樊艳青说,患者拍CT片结果,具有更为直接的参考。

护士没有足够的后备军,就只能轮换。医生在台前,她们在幕后,要给每位患者打针,送药,帮家属给患者送吃喝,负责重症患者的日常护理……

为什么我们还在坚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外地医疗队战友?为什么到今天,仍然有那么多对我们不断伸出援助之手、两个面罩就要捐给医生一个的热心人士?为什么有那么多冒着风险往医院送物资的志愿者?为什么整个大武汉,乃至整个中国,疫情当前,仍然坚定前行?

我还在麻醉科的时候,只要是甲乳外科的手术,病人在麻醉之前,都要见他一眼才让我们推麻醉药;经常有病人牵着他的手……

金银潭医院放射科有21人,放射机房有2台CT机,数台移动胸片机。他们分成几个小组,昼夜轮班,镇守在CT机旁,为转诊过来的患者拍片子,更多的时候,他们穿上防护服,推着移动胸片机,冲向隔离病区的病房,在病床边为不能动弹的患者拍胸片。

好多老师关心我,问我何时轮换,我都说,我不想换,我怕在家会闷出问题!

天气好,心情也好。武汉的太阳,今天终于大大方方地出来了!

感染肺炎的片子里,哪些是病毒性肺炎?哪些是细菌性肺炎?

各位武汉市民,你们是否也有感触?这段时间,多年的亲情,同学情,师生谊,再次浓郁起来?我在疫区隔离,我爸爸也在隔离,每天都会和我互通微信,我惭愧地拉了一下我跟父亲的微信对话记录,原来的所有微信聊天,加起来还没这两周父子对话的一半长!

1月23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出动员令,号召广大医护人员以科室为单位报名加入一线战斗。在疼痛科,蔡毅带头报名。

湖北省将2月19日核减的病例数重新加回到确诊病例,并对数据进行了校正。根据校正后的数据,截至2月21日24时,据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3284例,其中重症病例1147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0659例,累计死亡病例2345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6288例,现有疑似病例5365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1891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13564人。

1月27日晚10时,蔡毅和12名医生、35名护士进驻并接管了医院的发热二区病房,一头扎进紧张的救治工作。“真到了战场上,大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救治病人,根本顾不上害怕。”

一个意外收获是,这场疫情把我们同学的心紧密地连在了一起,从来没有这么紧密过。同学群天天对话不断,捐物资的,鼓励的,报平安的。近20年潜水的一些同学,无论天南地北,国内海外,都冒出来了。

我们愿意,我的病友、朋友们不用担心,这是我们必须的选择!

“这是战场,我们的战场,我们上阵理所当然”

——摘编自1月30日微信朋友圈

好在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战友,彼此鼓励,一起前行。好在有一城可敬的武汉市民,好在有全国同胞的八方支援,温暖着我们,支撑着我们。

几位领导顾惜我身体,轮流劝我休息。想想疲劳工作连续暴露,感染风险大,不仅害自己,也有可能害身边战友,我最后还是服从,“下岗”了!

次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被确定为武汉市第二批定点收治医院,门诊大楼、住院楼全部被改造成传染病房。院内所有内科医生都上一线了,外科医生作为第二批上阵力量也已动员完毕。

在3月6日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介绍,在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后,立即加强了医务人员的防护工作,制定了预防感染技术指南和防护规范,开展督导检查和全员培训,不培训不能上岗,加强防护物品的供应,让医务人员轮班休息。现在来看,有效控制了医院的院内感染。

据3月6日中央指导组国新办发布会消息,在疫情发生早期,由于对病毒的认识不足,防控知识缺乏,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40%是在医院感染,大都是非传染科的医生。

“扛过去,就一定能胜利。”蔡毅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他曾在麻醉科工作过5年,参与过很多危重病人的抢救。但他说这次不一样,“以前患者有家属在旁边,现在只有我们陪着。一个更积极乐观的我们,就是照进他们心底的一米阳光。”

“怎么想着要写文章纪念一位不太熟悉的人?”

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前沿,不断有医护人员被病毒感染的不幸消息。

“我们怕了、退了,武汉怎么办?”“为什么我们还在坚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外地医疗队战友?……其实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该这么做,都想这么做”……朴实而真诚的文字里,有对严峻疫情的本能恐惧,有对那些逝去生命的椎心痛惜,更有白衣执甲、逆行出征的豪迈情怀,以及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的坚韧不拔。

“你是疼痛科主任,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报名支援发热病区?”

——摘编自2月17日微信朋友圈

“那些离去的背影,终将成为我们前行的力量。”蔡毅如是感慨。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他经历了自己作为一名医生的至暗时刻,但也收获感动与坚韧。

谢谢常娟护士长团队,之前不认识,和我们配合密切,3天时间里,基本不眠不休,她们更是前线的前线,只有累倒的,没有怨言,没有逃兵!

谢谢呼吸科小帆美女,不嫌我们笨,鼓励着我们,带领我们,陪我们战斗!

其实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该这么做,都想这么做。

——摘编自3月1日微信朋友圈

让我们走近蔡毅和他的微信朋友圈,透过那一个个片断,感受风雨同舟、并肩战斗,感受顽强不屈、携手前行。

什么安慰的语言,都无力了,马上安排住院。这位同事,在来我们发热二区之前,已经在汉口医院支援了两周。

在病房里,有病人情绪低落时不配合治疗,他会走上前去,斩钉截铁:“打起精神来,你一定可以出院!”

3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省武汉市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在湖北和武汉人民遭受疫情打击的关键关头,广大医务工作者坚韧不拔、顽强拼搏、无私奉献,展现了医者仁心的崇高精神,展现了新时代医务工作者的良好形象,感动了中国,感动了世界。

“我接待了19支外省区市援助武汉医疗队,他们从全国各地义无反顾奔赴疫情最严重、最危险的武汉,没有一个不是主动报名前来的。”蔡毅说,2月17日轮岗休息后,自己闲不住,又担起了接待外省区市医疗队的任务。

深夜11点,蔡毅终于忙完手头的工作,可以坐下来接受采访了。40岁的他,个子不高,略显瘦削,脸上写满疲惫,但说起话来仍如连珠炮一般,语气中透着耿直、豪爽。

上午查完房,防护服脱了,还没喘口气,就接到一位在岗护士的微信:她发烧了,做了个CT,右肺白一大片!

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司长刘喜堂表示,对滞留武汉的外来人员主要是采取了两种方式:一种是对因交通管控等原因暂时滞留的,在住宿、饮食等方面遭遇临时困难的,根据其生活需要,提供临时的住宿、饮食等帮扶。第二种是对受疫情影响,找不到工作又得不到家庭支持,基本生活出现暂时困难的外来务工人员,可以按规定给予临时救助,主要是发放现金补助的方式。

樊艳青关注到了这个情况。1月上旬,她找到院长张定宇,提出她们团队要为全院职工做CT筛查。张定宇虽然觉得在与病魔战斗的宝贵时间里,医护人员难以抽出时间接受拍片子,但还是答应了樊艳青的请求。

回来的路上,碰到警察巡查,先是一脸严肃地问我,把车开出来干吗?我出示工作证,答道“我是医生”。他顿时立正,大声对我说:“医生,您辛苦了!”这一刻,感动之情无以复加。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有职业认同感。

21双眼睛盯了150万帧片子

当大家知道老江(武汉市中心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党支部书记、主任江学庆)被感染了,纷纷要去看他。他都是把同事们往外赶,一边赶,一边笑着说,兄弟们,走走走!

3天,我们病区32位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无论轻重,终于顺畅了!

最难的是,金银潭医院的隔离病区里,布满了外地医疗救援队的医生和护士,互相不认识,还都全身防护包裹着。这样的情况下,彼此说话听不见,寻找目标患者拍片子困难,与医生护士信息交流不够畅通,“有时扯着嗓子喊,出了病房一身汗。”

“我当时跟院长说了,保护好自己,可以放心地救治患者,还可以及时发现院内有没有感染者。”樊艳青说。

但真实的答案是,我就想站在这里,站在第一线,没有为什么。

眨眼间,14天过去,医院通知,我可以带着我的团队下来了,由康复科医生顶上。

老江走了,听到消息,我第一感觉是麻木了,过了一会,才想到要哭,要写些东西!这场战役,没有硝烟……

刘喜堂介绍,截止到3月13日晚,武汉市一共设置了69个安置点,累计安置了4843人,累计发放临时生活困难救助金5839人,1609.8万元。目前这个工作还在进行,3月13日一天安置了210人,给693人发放了临时生活救助金。其他还有一些临时性的措施,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帮扶,从兜底保障的角度,主要是这两项措施,一个是给予安置,一个是给予现金救助。

最谢谢这些患者,他们给予了我们最大的支持、谅解,甚至为了不麻烦我们,忍受着疾病带来的不适和恐惧!很多症状,都是我们问出来的,没去查房的时候,即使喘息,他们都忍着不说,不去按呼叫铃,因为他们怕我们累,怕传染我们。

48岁的樊艳青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放射科主任。自金银潭医院列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定点医院起,她带领21人团队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一线,为所有住入医院隔离病区的重症和危重患者,拍CT片和拍X光片,填写入院病情评估报告。

我希望大家通过我的眼睛看到的东西,得到同样的信念:一旦能够控制敌人,这场战役,就要走向胜利了!

困难群众可以通过社区和街道来进行申请,也可以通过拨打武汉市和各区的社会救助服务热线来进行申请。武汉市民政局还开发了一个二维码小程序,在武汉市民政局的官网上可以下载。

抗击疫情以来,金银潭医院进出的患者超过800人。每一名患者从入院的拍片评估到查看进展到治愈出院,少则拍两次片子,多的得拍四次片子。每一张片子拍了600至800帧。这段日子来,不完全统计,这个团队的21双眼睛,盯着看了约150万帧片子。而这样的工作在持续。

工作中,好多感动。正是这些感动,让我把害怕和恐惧转化为坚持的勇气,阳光的心态!

——摘编自2月14日微信朋友圈

现在的工作,比我当外科医生开刀的日子,并不累。但陌生的疾病,被感染的恐惧,这些心理的压力,给我们套上一层一层无形的枷锁。不少医生有一种感觉,当穿上防护服、即将走上工作岗位时,突然感到一身酸软!这不仅仅是累啊!

“小蔡医生”姓蔡名毅,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从1月27日带队接管医院发热二病区,到2月17日被组织安排轮岗休息,他在抗疫一线连续奋战了20多天。一字一句,蔡毅敲下了这段艰难时光里刻骨铭心的感受。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04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68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台湾地区26例。

我都不知道他叫林军,还是林君,还是林均!但是每个武汉市中心医院老职工,基本都知道他。

其实,不止我们才辛苦,警察在维持秩序,辛不辛苦?建筑工人在抢建医院,辛不辛苦?武汉市民,天天关在家里……大武汉,大家都辛苦,安静的背后,是默默的付出。

我们都是小人物,在这场疫情的洗礼下,默默地付出,默默承受生离死别。

所有外科基本都是科主任带队,我们要对得起身上这件“白衣”。谁不怕呢?医生也怕,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怕了、退了,武汉怎么办?

蔡毅至今不清楚,林君的名字到底该怎么写。

果然,金银潭医院职工被筛查出一名病毒感染者。随后,与这名感染人员接触的同事被隔离起来。

团队,是临时组建的;病房,也是刚开的;很多困难,都是刚碰到的!

终于等到这一天,我们医院开始在外科下动员令了,内科医生都上了,轮到我们了。

逝者已矣,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

加班筛查医护人员,不让战友“出事”

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尽最大努力防止更多群众被感染,尽最大可能挽救更多患者生命,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迅速打响。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也是一场没有旁观者的全民行动。

3月8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介绍,全国已经有346支医疗队抵达武汉和湖北,医疗队人数已达4.26万人。与此同时,经过艰苦努力,湖北和武汉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向好变化,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初步实现了稳定局势、扭转局面的目标。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肺部影像,最显著的表现是肺部感染呈磨玻璃病变,重症感染的话,肺部出现一片白。”樊艳青说,极少见到感染如此严重的CT片,每一张“白肺”片子,意味着一名患者挣扎在死亡的边缘。“感染的人还在增加,我们没有时间去流泪,争分夺秒去看片子,去写报告,去诊断。”

让蔡毅欣慰的是,从及时安排医务人员轮换休整,到不断加强科学防护和防止医院内感染,保护关心爱护医务人员的政策措施陆续推出。

一名重症患者入院,生命垂危,很快上了呼吸机,帮助他的肺部通气。不久,患者病情加重,樊艳青只得给他上膜肺(ECOM)机,帮助他肺部换气。这样的重症患者不能动弹,还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樊艳青和同事们需要穿上防护服,推着胸片机进病房拍胸片。

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最辛苦,承受着难以想象的身体和心理压力。“这个病毒传染性强,而且隐蔽、狡猾。我常常鼓励伙伴们往前冲,但也更担心他们的安全。”蔡毅说。

但听说康复科人手不足,康复科老主任要亲自上岗时,我又做了一件违背原则的事情,带着4个小伙子,继续下一个14天!

“我们都是普通人,没什么光辉事迹,但面对突然袭来的疫情,总要对得住这身白大褂吧?”蔡毅说,在责任感和使命感的驱动下,医护人员在微信群里接龙报名,“大家争抢着上一线,名额瞬间就满了。”

疫情就是命令。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疫情发生之初,确诊人数不断增加,武汉告急,湖北告急。

我跟他们说,能起来走动,就起来走动,这个病,一旦肺血管床被破坏,导致肺栓塞了就特别难治。两个老爷子,渡过了一场生死劫,扶着氧面罩乐!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66例,其中武汉314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767例,其中武汉992例;新增死亡病例106例,其中武汉90例;现有确诊病例47647例,其中武汉36680例,这里面重症病例10892例,其中武汉955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3557例,其中武汉7206例;累计死亡病例2250例,其中武汉1774例;累计确诊病例63454例,其中武汉45660例。新增疑似病例1125例,其中武汉927例;现有疑似病例4490例,其中武汉3414例。

“这是战场,我们的战场,我们上阵理所当然。”他反问,“遇到这种事件,你们记者不也嗷嗷叫地冲上去了吗?更何况我还是党员!”

他是我们南京路院区门口的小卖部老板。

谢谢各位“圈友”对我们的关心。大武汉虽然被疫情阴影覆盖,但也被温情覆盖,医疗人员和武汉民众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心连着心!

“以前患者有家属在旁边,现在只有我们陪着。一个更积极乐观的我们,就是照进他们心底的一米阳光”

说话间,放射科主管护士王颖红跑过来,让樊艳青快去看片子。她连声说抱歉,戴上口罩,跑进阅片室。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院长、书记换了一茬茬,但林军还在。可今天突闻噩耗,他走了……

一边说,樊艳青一边偏过头去,忍着不让自己因难过而失态。

在抗击疫情战场上,武汉市中心医院有4名医生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以身殉职。蔡毅既悲伤,又为身边有这么一群同事而感到骄傲。“至今,我仍然记着老江的暖,老江的笑,老江工作时的那股认真劲儿,所以,我在朋友圈写下对他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