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口防疫玩“政治把戏”民进党其心可诛!

借口防疫玩“政治把戏”,民进党其心可诛!(日月谈)

台湾最近也进入战“疫”进行时。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医护人员忙着治病救人,普通民众忙着自我防护,工厂忙着生产必需物资。民进党当局同样没“闲”着,台湾出现首例确诊患者后,蔡英文见猎心喜、趁机炒作所谓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假议题。“邪恶的大陆”“善良的台湾”“霸凌打压”这样的字眼频频出现在台湾的网络上,“抹黑大陆”的操作又开始了。

芹阳村地势险峻,山多地陡路弯,还有一个自然村龙头场在武陵乡大石村境内。“地是大石村的,居住的村民却是我们的。”陈吉尧说,从村部到龙头场需要一个多小时车程,开展工作很不方便,这些路没有让陈荣侯少跑。

为了修路的事,陈荣侯打电话给几个弟弟。“傍晚6点多,大哥来电话让我帮忙打听,修路有没资金可以争取。”大弟陈荣从说,他们兄弟4人分别居住三明、泉州等地,受疫情影响,这个春节兄弟几个还没见面过。

2018年,村两委换届选举,陈荣侯也曾提出不当任村支书。“当时,他以年纪大和身体不好为由,说过不想再干的事,但又被我动员回去了。”林生长从当乡长到书记,在屏山乡工作了5年,他对陈荣侯再了解不过,“他在村里当了一辈子的村医,群众基础好,乡里布置的工作,总是能带头保质保量完成。”

23时,回到家里不到半个小时的陈荣侯突然陷入昏迷。“我接到大嫂的电话,立马叫救护车接大哥到县总院,没想到还是挽救不了他的生命。”陈荣从说,每年兄弟都要聚一下,今年特殊情况就不见了,“不曾想,这却成了终生遗憾。”

当年SARS爆发后,陈水扁就搞出一场“申请以‘台湾’名义加入世卫组织,结果被包括美日在内的148个国家拒绝”的闹剧。如今十几年过去,大陆和台湾的实力不可同日而语,国际社会上“一个中国”原则更加深入人心,成为普遍共识。“台独”势力想兴风作浪,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可能有所谓的“活动与施展空间”。

《星球大战绝地》 246元 -20%

为村里奔波骑破3辆摩托车

此次,民进党当局还借机加大了国际社会的游说力度,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在内的不少西方国家政客和学者都站在台湾一方,表面看来,似乎国际上一片支持之声。其实,这不过是每年的例行戏码。去年的世界卫生大会前,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也都“力挺台湾”,但最后也没折腾出什么动静来。今年只不过提前演出而已。

“自疫情发生以来,书记超负荷运转,即使身体不舒服,也坚守在村口的卡口处。”39岁的陈吉尧是村里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村里的事陈荣侯一心带着他,“正月初五那天零下5度,原本是我值守路口,结果书记陪着我一起值班。”

“陈荣侯是位好党员,更是一位好支书,从初心出发,以一颗赤子之心,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党员干部的责任与担当。”林生长评价说。

《三国全面战争》 201元 -25%

“讨论的重点还是钱的事,但书记鼓励我们说,要有信心,想尽办法修好路。”村支委陈吉尧说,大家一定会把书记生前愿望实现好,可惜他的脚步永远踏不上这条路了。

乡里要发放低保金什么的,资金一时还没到位,陈荣侯都先垫钱发给村民。儿子结婚时,是他和妻子省吃俭用和四处借来的钱。

“他就像父亲一样,教导我。”陈吉尧说,陈荣侯是整个村的主心骨,有什么事情都习惯找他,突然人没了,村民们都感到很痛心、失落。

图为:1月29日,零下5℃,陈荣侯和工作人员在村口卡口处值班。陈小琼 摄

村民喝水困难,陈荣侯为这事又是骑着摩托车,不知跑了很多趟水利部门。与部门不熟,就让村里在外工作的村民帮忙一起跑,终于争取到了近10万元的水利项目资金。

屏山乡是高山区,是三明市海拔最高乡镇。芹阳村共有2个自然村,居民居住分散,户籍人口701人,但常住人口不足百人。村民主要靠种田、种地和种毛竹收入,是个远近闻名的“穷村”。

还有人声称台湾缺席世卫组织会“造成国际防疫缺口”,他们不妨听听世卫组织发言人的回应——台湾没有错过疫情方面消息。根据大陆的安排,台当局一直可通过两岸交流渠道与《国际卫生条例》有关渠道得到相关消息,台湾的医疗卫生专家可以参加世卫组织相关技术会议,有需要时世界卫生专家也可以赴台湾进行考察或提供援助。这些安排都确保了无论是岛内还是国际上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台湾地区均可及时有效应对,又何来的“造成国际防疫缺口”?

“书记是老村医,他说这方面有经验,都不让我们去。”陈吉尧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把有可能的“危险”留给他自己,“10点半的时候,书记还在村两委群里提醒,疫情防控不能松懈。”

一本工作笔记、一本高血压患者随访记录登记表、一些老年人免费体检证、一张村民委员会通讯录,这是陈荣侯随身携带的东西,如今成了遗物。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陈开俊说,父亲的离世,很遗憾,但他更为父亲感到骄傲。(完)

陈荣侯一心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事情都由妻子章桂妹操劳着。为了增加家里收入,妻子在家里养鸡、养鸭、养猪,卖笋干。为了省钱,陈荣侯妻子走近3个小时的路程,挑土特产到城关卖,再饿着肚子回去。

翻看工作笔记,记录最后的时间是1月28日召开的村两委会,事关如何做好新型冠状肺炎的防控工作安排。

有人诬称大陆“损害台湾民众健康福祉”,他们可能是假装没看新闻吧。没有人比我们更关心台湾同胞的健康福祉。国家卫健委不断及时主动向台湾地区通报疫情,尤其是即刻通报在大陆确诊的台湾同胞的相关信息。且台湾专家早于1月13日至14日受大陆邀请抵达武汉,对疫情防控、应对处置、医疗诊治、病原检测等问题进行了全面实地考察,并同参与此次疫情防控和患者治疗的大陆专家进行了交流。台湾“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也证实,台湾的专家已去过武汉,且双方有较好的沟通渠道。大陆没有也绝不会对台湾隐匿疫情,更谈不上所谓“霸凌打压”。

初心不忘,践誓言。陈荣侯生前提交的最后一份材料是村里建档立卡扶贫户用水情况摸底表,时间为2月21日。

《帝国时代2决定版》 74元 -25%

从1996年起,陈荣侯一直在村主任和村支书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6年。二十几年来,陈荣侯每天骑着摩托车,奔波在村里的各个角落,一共骑破了3辆摩托车。

离世前一天,陈荣侯一大早便骑着摩托车从大田县城赶回芹阳村。这天是周六,按照分区分级差异化疫情防控工作导则,大仙峰茶美人景区已经有序开放,樱花园的人流量逐渐多了起来。

今年的活动为“农历夜市”,你可以于每天上午10点领取红包获得代币来兑换贴纸、聊天室效果,或者是35元优惠券;每消费10元也可获得142枚代币。

樱花园就在芹阳村路口,陈荣侯担心人流量太大,不利于疫情防控。他一边上前规劝游人不要扎堆、戴口罩,一边发微信给屏山乡党委书记林生长。

普通民众可能对个中曲折知之不详,容易受误导把两者混为一谈,但民进党当局心里不可能不清楚,这正是他们借防疫玩的一套“政治把戏”。过去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时期,台当局就使出各种伎俩、手段,试图加入世卫组织达成“事实台独”。如今趁着这次疫情爆发,蔡英文再度打出“卫生牌”,显然她同那两位前任一样,并非担忧台湾民众的健康福祉,而是借此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彰显台湾是与中国互不隶属的独立政治实体,这分明就是为一党一己私利,在绑架台湾民众的健康安全。

在儿子的眼里,陈荣侯又是怎样一个父亲?“他是严父,从小就对我要求很严,教我做好人。”陈开俊说,父亲有时也很“固执”,去年3月刚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大家都叫他少管些事,多放手给年轻人,多照顾下自己的身体,但他就是不听。

2005年,陈荣侯多方筹措了资金,修通了芹阳村通往邻村玉屏的路。“之前是土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村民陈吉坛回忆说,这是全乡第二条通的水泥村道,很不容易,为了修好路,陈荣侯整天扑在工程上,家里都顾不上。

儿子陈开俊:“为他感到骄傲”

村里人口外流,年轻的村干部衔接不上,为了带好新人,陈荣侯二话不说,又接着一任干。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从乡政府出来,已到饭点,陈荣侯回家简单“扒”了几口午饭,又急匆匆地和村两委讨论修路征地的问题。

发过微信后,陈荣侯又径直赶到屏山乡政府找到林生长,希望乡里能够将芹阳村部到后垵片的水泥路列入的一事一议项目,打通村里水泥路的“最后一公里”,解决老百姓生活出行。

作为村里唯一的村医,陈荣侯对村里的事了如指掌。村里谁有来看病,他就收个成本钱。如果村民实在困难,他就不收钱。陈开斗老人常年瘫痪在床,陈荣侯上门诊治,打针、挂瓶、翻身,一干就是10年。

也是为了修路,陈荣侯主张将山场卖了,这事让他吃了官司。“换了别人,不会去当村干部,但他却是无怨无悔。”陈吉尧说,这事也让村民们看到陈荣侯一心是为了村里好。

疫情防控与加入世卫组织根本就是两回事。世卫组织是联合国下属的专门组织,其成员必须是联合国会员国,即是主权国家。台湾地区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原本就无资格加入。过去马英九执政时期台湾能够以观察员身份与会,是两岸在“九二共识”基础上透过协商做出的特殊安排。民进党既然拒不承认“一个中国”,那台湾参与世卫组织的前提条件就不复存在,特殊安排自然难以为继。如果还要继续参与,我们欢迎台湾派医疗卫生专家参加中国代表团出席世卫大会。

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事关两岸同胞生命安全,是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大事。正因此,两岸有识之士才要呼吁民进党当局以照顾民众健康为先,别把卫生问题政治化,停止一切以疫情为借口的政治炒作和政治化操弄,还是多花点精力为大家准备些口罩吧!(汪灵犀)

19时55分,村里有两位村民从晋江回来后,按照疫情防控工作要求,要做好信息登记。20时,陈荣侯骑着摩托车赶往这两位村民家,为他们量体温,作记录。

“父亲身体不是很好,有高血压,不是他舍不得撂下这个摊子,而是他对家乡的感情太深了。”陈开俊大学毕业后,在一家银行上班,多次劝父亲跟他一起生活,过几天安心日子,但一直没有实现。

陈荣侯的遗物。陈小琼 摄

“这条路长度正好是一公里,为了这事,他已经找我多次了。”林生长说,乡里穷,一事一议项目都要有个统筹,但陈荣侯就是不放心,“当时,我还嫌他太啰嗦,现在想来为他的执著感动。”

“父亲昏迷后,嘴里就念叨着修路。”陈荣候的儿子陈开俊说,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